1. 首页
  2. 资讯

义乌工作好找吗

谢邀。但是得抱歉,我本人没有在义乌生活或工作过,暂不知道是什么一种情况。但跟据近年来的新闻,过完年,全国各个地方都存在一定的劳动力缺口,只要你有一技之长或者你在某个领域工

谢邀。但是得抱歉,我本人没有在义乌生活或工作过,暂不知道是什么一种情况。

但跟据近年来的新闻,过完年,全国各个地方都存在一定的劳动力缺口,只要你有一技之长或者你在某个领域工作年限足够长,我相信你无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你的舞台。

难说。

这座城市从表面上看起来仍旧繁忙,只不过最近两年,它已经悄悄开始发生起了变化。

▲ 根据义乌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局所提供的数据,2011年到2013年义乌流动人口在册人数分别为136.3万人、137.8万人、133.2万人,2015年义乌人口在册数为125.1万人,同比减少 66193 人。伴随着人数的减少,当地的公交及机场的客流吞吐量增长也慢了。

“这两年你来义乌,人都少了。“从义乌港去火车站的路上,接我们的出租司机陈师傅给我们说着义乌这两年的变化。

“义乌的人是不是变少了?”在国际商贸城就能明显感受到。

在国际商贸城,除了卖玩具,饰品等小商品的一区人流不断以外,五区几乎是空的。

▲ 一家卖复古音响店的老板告诉我,这两年到他店里的人流明显下滑了。有时候店员比客人还多。店铺成本和仓库成本也在涨,最近他已经把设在义乌的工厂搬到了附近的东阳,每个月能省下一笔钱。摄影 / 小疯子

生产成本上升,劳动力在流失这是从流动人口数字能看到的结果

除此之外,现在海外客商也在发生变化。

苏拉告诉我们,最近这两年开始已经有非洲的商人从商贸城进半成品会非洲加工生产,甚至有朋友直接从这里买下机器回国生产,这样成本会更低。他有好几个朋友已经这么干了,他们以前在义乌进水管回去卖,现在直接在义乌购买机器回国加工。这样成本能省不少钱。

就像 ZARA, H&M 这样的快消品逐渐把标签上的 Made in China 替换成 Made in Vietnam……一样,

这样的变化在义乌也发生着。

根据国家机构改革有关要求,县级工商,质检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整合为市场监督管理局,承担三个局的职能。地市级以上暂时保留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

从现实工作开展情况来看,统一的市场监管管理局更有利于工作开展,权责也更加清晰,符合十九大对机构整合的要求,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义乌市小商品市场1到15号二楼全是饰品批发,建上阿里巴巴上批发比较划算,我就是做饰品厂的。

感谢邀请,我觉得你提这个问题,要么可以凸显你是大傻逼,要么你弱智,义乌的小商品多少钱?问这种问题,不等同别人问你,你妈是女人吗?义乌的小商品,小到几分,大到几万,几十万,都有。我们靠自己的努力与能力做出来的成绩,大家都能看见。最后,善意提醒你一下,多读点书,提高自己。

义乌属于荷叶塘市属于上溪省 中国九年义务教育 你问的问题咋这么有深度

义乌大部分的工厂,都是家庭作坊式模式,而且很多是加工厂,没有技术含量,那么到底哪些厂较多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手工厂

在义乌这里,手工艺产品很多,一般来分为串珠、勾线、装饰等等,工作时间非常自由,都是按计件来算钱,大多数是中老年人在做,年轻人很少做这类的工作。

而且义乌手工厂很多,一般是夫妻租房拉货过来做,几乎每个小区都有这样的小作坊工厂。

加工厂

义乌这里加工厂特别多,比如服装厂、裁料厂等等,这些是个体户,大部分是外贸小商品,所以不愁生意。

针织厂

这里针织厂有很多,其中最有名就是浪莎集团,紧随其后有很多针织厂,在义乌遍地开花,也有些是小商品生产工厂,比例不是很高。

综合来说,义乌没有大工厂,都是中小工厂,而且与小商品有关,应该属于轻工业。

义乌国际商贸城。篁园服装市场。农贸城副食品市场。都可以采购年货。

1982年4月,谢高华奉命调任义乌县委书记,当时义乌的落后远近闻名。 到任不久,一个名叫冯爱倩的小摊贩就在县委门口把他拦了下来,用义乌方言连珠炮似地发问,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冯爱倩是为“鸡毛换糖”一事来的,这种拿鸡毛与糖做交换的民间交易活动在义乌足有三百多年历史。由于当地资源匮乏,农闲时节,村民就挑起当地特产

红糖

,走乡串户换鸡毛。高档鸡毛可做工艺品,次品就用来肥地。有时候挑担里也会放些针头线脑,交换一些生活必需品。 但在计划经济体制下,“鸡毛换糖”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屡次被当作“投机倒把”来打击。奇怪的是,小商小贩怎么也打不掉,赶不绝,还在廿三里乡、

福田乡

及县城等地自发形成了集市。只要“打投办”一来,摊贩们立刻一哄而散。 冯爱倩就是这样的小摊贩,她实在受不了被四处追赶,才决定找县委书记说理。谢高华决定亲自对此进行调查。  宁可不要乌纱帽  也要放开小商品市场 很快,谢高华把这个问题抛到县委会议上,要求允许摊贩经营,并开放小商品市场。“我发现,这类民间交易活动满足了老百姓的生活需求,对村民、集体和国家都有利,不应当被禁止。”谢老抽了口烟,陷入沉思,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 当时,开放商品交易市场还没有先例,要冒政治风险。见同志们陷入沉默,谢高华动情地说:“寒冬腊月,我们在家里安稳过年,而那些商贩却在冰天雪地里忙碌,有的连鞋子都没得穿。作为党的干部,我们忍心吗?市场要尽快开放,出了问题我负责,我宁肯不要这顶‘乌纱帽’!” 1982年9月20日,义乌县委决定:开放小商品市场,并由义乌县政府发出《通告》。《通告》发出后,义东、稠城(县城所在地)两个市场率先开放,整个义乌沸腾了。摊贩们欣喜万分,奔走相告,甚至燃放鞭炮以示庆贺。“拿到许可证后,商品交易市场迅速扩张。原先只聚集在县城的稠城街,很快就扩展到县委大门口,有时候堵得连县委车辆都无法进出。”谢老回忆说,政策爆发的力量甚至令决策者都始料未及。 第二年7月,义乌县政府投资58万元,在县城扩建一个摊棚式市场。场内全部是水泥地面,钢架玻璃瓦,这是当时中国最先进的专业市场。当年年底,义乌的市场摊户增加到1050个,日均交易人数为6000人,上市商品多达3000多种。 南船北马,熙熙攘攘,在这个偏僻县城竟然形成一个辐射全国的小商品集散中心。  “鲶鱼效应”  铺就神州第一市之路 商品交易的井喷式发展,给义乌人带来应接不暇的致富机会。在利润的吸引下,很多农民弃农经商,进入县城或走南闯北搞经营。 为了适应形势发展,谢高华很快又宣布“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这实际解除了套在农民身上的枷锁,为义乌的“兴商建县”提供了动力。 在“四个允许”中,其中“允许多渠道竞争”,直接触动了国营企业的利益。一些人开始向上级写信反映,“谢高华是在义乌搞资本主义”。但自己的一次亲身经历,让谢高华深切体会到国营企业“大锅饭”的弊端,更坚定了他引进竞争的决心。 “有一天,我批改文件的铅笔用完了,到门口的国营商店去买。”谢老回忆说,当时售货员正在店内看小说,头也不抬就说“卖完了”。“我一看,橱窗里就有一大把,随即质问她。售货员极不情愿,摸出一支扔在了柜台上。没过多久,这家大百货公司在竞争中被小摊贩给冲垮了。” 但也有不少国营企业,从商品市场中受益匪浅。义乌糖厂生产的味精,虽然品质很好,但由于销售不畅,导致产品积压严重。开放小商品市场后,由于个体商贩灵活经营,库存商品很快被销售一空。后来,不少像味精这类的小商品,纷纷找到了发展的新路子,袜子、各类农副产品等更是远销全国。 多年后,财经作家

吴晓波

在他的著作中这样分析义乌。“在中国改革的前十多年,任何产业基础、政策扶持、人文素养乃至地理区位等客观条件,都无法与当地的改革创新意识相匹敌。往往,一地观念的解放与否,是它有没有可能发展起来的唯一条件。”  新税制波折  放开手脚奔向春天 义乌的改革之路充满艰难,在小商品市场的发展中,遇到的

最大

波折是旧税收制度。 当时,我国仍沿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时的税制——八级累进税,即经营得越好,税就越高。但义乌的小商品市场却遇到了新问题:几千个摊位,几万名摊主,大多是小本经营,且商品的价格随行就市。上午可能卖5元,下午就只卖1元,很难凭税票计税。为了打击逃税,税收干部整天像抓贼一样,搞得商贩们怨声载道,多次找谢高华反映。 如何既能收税,又能调动商贩的积极性?谢高华组织力量进行调研,最终决定采用“两税并一税,定额包干计税”。新税办法开创了全国先例,受到商户的普遍欢迎,但也引起了诸多争议。新华社的一篇内参,很快引起了国家相关部委的注意,认为义乌的定额包干征税是违反税法的。 批文很快转到了浙江省委,谢高华面临空前压力。省财政厅的调查组也下来了,对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现状展开深入调查。调查组最终认为:义乌推行的税收办法是可行的,但是还欠妥,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这实际是对义乌所推行办法的理解和支持。”谢老笑着说。 两年多后,谢高华离开了义乌,但“兴商建县”的理念已深入人心,这趟改革列车也稳稳地开往春天…… 退休后的谢老常住在衢州,每天种花种菜养鸡,坚持阅读十几份报刊,关注国内外大事。他时常被邀请回义乌参观,是义乌,让他成为改革开放史上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他曾经三次到

武汉

,还曾到与义乌齐名的

汉正街

参观过。“改革的脚步不能停息,不断创新才能持续发展。”这是他给义乌之路作的最后总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